UTokyo Repository 東京大学
 

UTokyo Repository >
132 東洋文化研究所 >
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

このページ(論文)をリンクする場合は次のURLを使用してください: http://hdl.handle.net/2261/2164

タイトル: 馮雪峯における「同伴者」論の受容と形成 : その《革命與知識階級》
その他のタイトル: The importance of The Discourse of the ‘Tonglu Ren’ (Comapanions) on Feng Xuefeng’s thought : Opinions on “Revolution and Intellectuals” (Geming yu zhishijieji)
馮雪峯在“同路人”論上的接収與形成 : 《革命與知識階級》管見
著者: 芦田, 肇
著者(別言語): Ashida, Hajime
キーワード: 中国
社会主義
発行日: 1985年10月
出版者: 東京大学東洋文化研究所
掲載誌情報: 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98冊, 1985-10, p. 269-345
抄録: 馮雪峯的《革命與知識階級》是一九二八年五月写而約其四個月后,即在九月二十五日出版的《無軌列車》雑誌第二期上発表的。《革命與知識階級》是在革命文学論戦中批判創造社的“小集団主義”(即宗派主義)而擁護魯迅的,它的意義不僅僅是如此,也作為一種“知識分子”論,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同路人”論,含有独特的思想。敝論着重这一方面而認定馮雪峯這篇論文很值得注目的。馮雪峯的這“同路人”論思想,具体地来講,究竟怎樣接収而形成来的?在敝論里,以他写《革命與知識階級》的一九二八年為時期上的界線,而考慮到他当時只懂日語,把理論上影響到他的想法的暫假設為当時的日語資料或譯成日語的其他外国文件。另外,更進一步考察其他一些使他会形成自己的“同路人”論的因素―主要由他当時的文学環境而来的。第一,譯成日文的《俄国共産党的文藝政策》(藏原惟人,外村史郎合譯)的內容及思想給馮雪峯的影響。他把它譯成中文,以《新俄的文藝政策》為題,二八年由光華書局出版。它是直接影響到他“同路人”論的形成之一。第二,在中国,早在一九二五年曾出版《蘇俄的文藝論戦≫》(任国楨編譯)。該書上已有在蘇聯関於拟定“文藝政策”的論争的具体主張和各論者之間的区別的介紹。而且同書所收瓦浪斯基(A. K. BOPOHCKHH)的《認識生活的藝術與今代》這論文,比較詳細地說明圍繞“同路人”論思想性的一些観点。由此可見,在中国比同時期的日本,存在着容易了解“同路人”論客観条件,這也対馮雪峯的“同路人”論的形成起了一些作用。第三,馮雪峯在這時期也翻譯了伏洛夫司基(B. B. BOPOBCKHH)的≪《馬克思主義的作家論》(他以《作家論》為題出版,所收的是《巴札洛夫與沙寧》與《戈理基論》兩篇論文)。這也是由日文重譯的。通過這個翻譯,他掌握了馬克思主義文藝批評的方法―普列漢諾夫(IIJIEXAHOB)的美学批評方法。這與他“同路人”思想的形成是分不開的。第四,馮雪峯至一九二七年以前已翻譯而出版日本昇曙夢写的関於十月革命以后的俄国新文学的三部著作(即《新俄文学的曙光期》,《新俄的無產階級文学》,《新俄的演劇運動與跳舞》)。這些書闡明了一些圍繞着“文藝政策”的蘇聯文学情況,在他了解蘇聯的“同路人”論上提供了有利的条件。第五,另外,作為馮雪峯他自身的文学性的基本条件,要指出三個方面。首先,他対魯迅和其文学有着很深的感情、敬慕。通過魯迅的文学及其為人,可以說,馮雪峯才能够辯清蘇聯的“同路人”論思想性的本質。其次,現存回顧一下,這個時期馮雪峯已把日本石川啄木的《我們的一団與他》翻成中文,也顕示着在理解近代写実主義文学上,他頓有水平。還有他作為“湖畔詩社”詩人已有一些文学経験這些方面也是,可以說,在他自己方面上使他可能形成“同路人”論的不可缺少的因素。総的来說,由以上指出的理論上的影響以及其他的因素重叠而起一種綜合性的作用,一九二八年的《革命與知識階級》里的独特的思想,即馮雪峯的“同路人”論是醞醸而形成来的。
URI: http://hdl.handle.net/2261/2164
ISSN: 05638089
出現カテゴリ: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この論文のファイル:

ファイル 記述 サイズフォーマット
ioc09804.pdf4.05 MBAdobe PDF見る/開く
ioc09804a.pdf100.85 kBAdobe PDF見る/開く

本リポジトリに保管されているアイテムはすべて著作権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Valid XHTML 1.0!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 © 2002-2010  Duraspace - ご意見をお寄せくださ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