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okyo Repository 東京大学
 

UTokyo Repository >
132 東洋文化研究所 >
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

このページ(論文)をリンクする場合は次のURLを使用してください: http://hdl.handle.net/2261/2203

タイトル: 戴逵について : その芸術・学問・信仰
その他のタイトル: Discussing Dai Kui : His art, theory and belief
論戴逵 : 他的藝術、思想與信仰
著者: 蜂屋, 邦夫
著者(別言語): Hachiya, Kunio
キーワード: 戴逵
発行日: 1979年3月
出版者: 東京大学東洋文化研究所
掲載誌情報: 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77冊, 1979-03, p. 1-91
抄録: 這篇文字所討論的是戴逵,東晉中晚的一個人物。我們希望能由他的著作裏,同時也透過斯人的處世態度,索得當時思想界的,些許鱗爪。戴逵善鼓琴,嫺於繪事,還修了一手功夫,懂得鎔鑄佛像。沈潛於謹嚴的章法,這些藝術性的活動,似乎給了戴氏一個機會,能讓他得到一點感性的抒發。戴逵其人,可以看出來是有拘謹的一面,恪遵儒訓,信守佛理,偷常教義之類,他一向是城實不貳,唯命是從。戴逵畢生隱棲不仕,所藉以修身的,是儒佛道三者。三教並容而能不相乖違,這裏面有戴氏哲學的特徵在。而這種兼攝與調和,也正透露了當時思想界的一個樣態,一點消息。戴氏治儒學,發過人情本位的喪禮論;另外還留下了些文章,處江湖之遠,大概是感懷也多,頗富老莊色彩。七賢的放達,不悖名教,此心達意,即是太古淳樸,在《竹林七賢論》裏,戴氏好像是抱了這樣的一個見解;他走筆至此,找到了他的人心之本然。《放達非道論》一篇,所述略同,均屬放達,却攙着戴氏的取捨,揚竹林而仰元康,指出了後者內涵的淺薄。紅塵擾擾,也許就是為了擺脫它,為了保住僅存的一份太古的淳樸,戴氏才讓自己,遁行於那煙水忘機的境界中。晚年的戴逵,有他個人的遭遇,也因為如此,對儒家積善積惡等的應報思想,開始投以懷疑的眼光。他撰寫《釋疑論》,倡言壽夭有數,人性的善惡乃至窮達禍福,莫不有分命存焉;應報云云,無非都是勸教的話語。這可算是戴逵的一種定命論。只是他所謂的分命與勸教,內容上不無疏失,未盡相銜,周續之就曾反詰過,等於是授人以柄。周續之是慧遠弟子。當時和戴逵的《釋疑論》分庭抗禮的,慧遠是一方重鎮。三報眞詮,是他們這一派用來批評的一個理論根據。慧遠楬櫫的《三報論》,以為人的一生,躲不開三世因果,是名為念念的一種力量,在那兒主宰着一切。慧遠的這種因果主張,對人間世要看得深透些,固然它没能完全跳出宿命圈子,不過把未來的緣份,歸結於眼前的修養,這一點,具備了理論上某種程度的積極意義。提到儒家的積善積惡之說,戴逵不掩微辭,還致書慧遠,侃侃而談。這件事,我們可以推想,是有它的時代背景的,佛教的因果說,當時應已流佈四方,漸入人心了。再說由這件事上,我們也能看出戴逵的儒佛不辨的思想特徵。戴氏这信佛,似乎單是為了給他的起居日常,鋪設軌道,以便有所順循。就思想體系而言,戴氏的建構,還說不上十分緊密;不承認因要的必要,也不否認定命之偶然,一方面又拿憑薪傳焰的現象,比喻資氣享年的道理。以上數端,都和所謂的神滅論有相通處。有戴逵的如此傾向,我們甚至可以這麼說它,那就是,戴氏腦子裏的三教融和,也正是一個證明,顯示了他對佛教教理,實際上,還是有未盡痛曉的地方。
URI: http://hdl.handle.net/2261/2203
ISSN: 05638089
出現カテゴリ: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東洋文化研究所紀要

この論文のファイル:

ファイル 記述 サイズフォーマット
ioc07701.pdf4.55 MBAdobe PDF見る/開く
ioc07701a.pdf100.74 kBAdobe PDF見る/開く

本リポジトリに保管されているアイテムはすべて著作権により保護されています。

 

Valid XHTML 1.0! DSpace Software Copyright © 2002-2010  Duraspace - ご意見をお寄せください